<big id="se8pv"><dfn id="se8pv"><var id="se8pv"></var></dfn></big>
  • <tt id="se8pv"></tt>
    <mark id="se8pv"></mark>

    <mark id="se8pv"></mark>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合作交流 > 正文
    合作交流
    日本明治大學內田幸隆教授做客我院第172期海外學者講座
    發布者:國合辦     發布日期:2018年07月10日 13:49     點擊數:

    應吉林大學法學院及中國法學會東北亞法律研究中心的邀請,日本明治大學法學部教授、日本刑法學會會員內田幸隆教授赴吉林大學法學院進行學術講座。

    2018年7月9日10:30,內田幸隆教授以“財產罪中的被害人意思”為主題在東榮大廈A716會議室進行了學術講座。本期講座由我院徐岱教授主持,鄭軍男教授翻譯,陳勁陽副教授與李綦通副教授參與與談,我院的部分博士研究生、碩士研究生和本科生參與了此次講座的研討。

    在本期講座開始,內田幸隆教授便談到:“在探討財產犯罪之可罰性基礎時,出發點應該是在各具體財產犯中如何探尋實行行為性的基礎。如盜竊罪中的竊取行為問題,詐騙罪中的詐欺行為問題。根據歷來的理解,竊取行為的基礎是違反“被害人之意思”侵害或轉移占有;而詐欺行為的基礎是違反“被害人的真實意思”侵害或轉移占有。因此,似乎在財產罪中只要存在違反“被害人之意思或真實意思”的占有之侵害或轉移,就成立犯罪,然而,以被害人的“事實之意思”為基準認定財產犯的成立果真妥當嗎?”在接下來的部分,內田幸隆教授也圍繞日本最高裁的有關判例對該問題進行了否定的回答。內田幸隆教授認為并非違反被害人的事實意思,就立即成立財產犯,作為認定其可罰性的前提,有必要規范性地限制被害人的意思。被害人的規范的意思,始終是以其事實的意思為基礎的,如果存在允許行為人違反條件的被害人的態度,那么將否定財產犯的實行行為性。但在財產處分的自由受到侵害,承諾的有效性被否定的場合,也將能夠認定財產犯的成立。

    在與談環節,針對內田幸隆教授報告中涉及到的具體問題,陳勁陽老師談到,基于中日刑法在基礎理論方面存在的若干差別,中日學者在相關研究領域的問題意識也有所不同。徐岱老師也談到:基于中日刑法對犯罪圈劃定的不同,一些在日本語境下歸于刑法的問題在中國的語境下就不涉及到刑法的問題,因此和德日刑法相比,我國規定的犯罪圈還是很狹窄的。

    在總結環節,徐岱老師也提到:無論是從上一期松原教授的報告,或是本期內田教授的報告,均是從微觀問題入手,得出結論,從而進一步推動刑法基礎理論問題的提升,這種能夠從司法適用或司法判例中挖掘問題的思考方法也是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的。



    友情鏈接 LINKS

     版權所有:吉林大學法學院 2018 ?    聯系電話:0431-85166014       地址:吉林省長春市前進大街2699號東榮大廈

    波克棋牌官网